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

大鐵椎傳--魏禧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四)

【原文】
  大鐵椎,不知何許人。北平陳子燦,省兄河南,與遇宋將軍家,宋,懷慶(在今河南省)青華鎮人,工技擊,七省[1]好事者皆來學,人以其雄健,呼「宋將軍」云。宋弟子高信之,亦懷慶人,多力善射,長子燦七歲,少同學,故嘗與過宋將軍。時座上有健啖客,貌甚寢,右脅夾大鐵椎,重四五十斤,飲食拱揖不暫去。柄鐵摺疊環複,如鎖上練,引之長丈許。與人罕言語,語類楚聲(今湖南湖北一帶)。扣(問)其鄉及姓氏,皆不答。

  既同寢,夜半,客曰:「吾去矣!」言訖不見。子燦見窗戶皆閉,驚問信之。信之曰:「客初至,不冠不襪,以藍手巾裹頭,足纏白布,大鐵椎外,一物無所持,而腰多白金。吾與將軍俱不敢問也。」子燦寐而醒,客則鼾睡炕上矣。

  一日,辭宋將軍曰:「吾始聞汝名,以為豪,然皆不足用。吾去矣!」將軍強留之。乃曰:「吾嘗奪取諸響馬物,不順者,輒擊殺之。眾魁請長其群,吾又不許,是以讎我。久居此,禍必及汝。今夜半,方期我決鬥某所。」宋將軍欣然曰:「吾騎馬挾矢以助戰。」客曰:「止!賊能且眾,吾欲護汝,則不快吾意。」宋將軍故自負,且欲觀客所為,力請客。客不得已,與偕行。將至鬥處,送將軍登空堡上,曰:「但觀之,慎勿聲,令賊知汝也!」時雞鳴月落,星光照曠野,百步見人。客馳下,吹觱篥(ㄅㄧˋ必 ㄌㄧˋ力)[2]數聲,頃之,賊二十餘騎四面集,步行負弓矢從者百許人。一賊提刀縱馬奔客,曰:「奈何殺吾兄?」言未畢,客乎曰:「椎。」賊應聲落馬,人馬盡裂。眾賊環而進,客從容揮椎,人馬四面仆地下,殺三十許人。宋將軍屏息觀之,股栗欲墮。忽聞客大呼曰:「吾去矣!」但見地塵起,黑煙滾滾,東向馳去,後遂不復至。

  魏禧論曰:「子房滄海君力士,椎秦皇帝博浪沙中;大鐵椎其人與!天生異人,必有所用之。予讀陳同甫中興遺傳,豪俊俠烈魁奇之士,泯泯然不見功名於世者,又何多也!豈天之生才,不必為人用與?抑用之自有時與?」子燦遇大鐵椎,為壬寅歲,視其貌,當年三十。然則大鐵椎今四十耳,子燦又嘗見其寫市物帖子,甚工楷書也。

【譯文】
  大鐵椎,不知是什麼地方人。北平陳子燦到河南去看望他的哥哥,在宋將軍家裡遇見了大鐵椎。宋將軍是懷慶青華鎮人,擅長武術,七省愛好技擊的人都來向他學習武藝,人們因他長得魁梧健壯,所以叫他宋將軍。宋將軍的徒弟高信之,也是懷慶人,力氣大,擅長射箭,比陳子燦大七歲,小時候同學,因此陳子燦曾經與他一同訪問過宋將軍。當時座上有個飯量很大的客人,容貌很醜陋,右腋下夾著個大鐵椎,有四五十斤重,吃飯以及拱手行禮時也不放下它。大鐵椎柄上的鐵鏈折疊圍繞著,像鎖上的鏈子,把它拉開有一丈多長。他很少跟人們交談,說話像楚地的口音。問他家鄉在哪,姓甚名誰,都不作回答。
  大家睡在一起,到半夜,客人說:「我走了。」話音剛落,人就不見了。陳子燦見窗門都關著,就吃驚地問高信之。高信之說:「客人剛來時,不戴帽子,不穿襪子,用藍手巾包著頭,腳上纏著白布,除了大鐵椎外,什麼東西都沒有攜帶,而腰帶中裹著很多銀子。我和宋將軍都不敢問他。」陳子燦一覺醒來,俠客卻已打著呼嚕睡在床上了。
  有一天,俠客向宋將軍告辭說:「我當初聽到你的名聲時,把你當作英雄豪傑,然而你的武藝全不頂用,我走了。」宋將軍竭力挽留他,他就說:「我曾打殺攔路搶劫的強盜,奪取他們的財物,一開始他們不順從,我就擊殺他們,首領請我率領他們群眾,我又不允肯,因此他們很恨我。我若久留此地,災禍將會牽連到你。今晚半夜,強盜們正約定和我到某個地方決鬥。」宋將軍高興地說:「我騎著馬帶著弓箭來助戰。」俠客說:「不要去,強盜本領強且人又多,我想要保護你,就不能殺個痛快。」宋將軍向來自以為了不起,並且也很想看看俠客的本領,就竭力請求俠客同往。俠客沒辦法,就帶他一起走。將要到達決鬥的地方,俠客送宋將軍登上一座荒廢無人的堡壘,說:「你只許觀看,千萬別作聲,以免讓強盜們發覺你。」這時,雞鳴月落,星光照著空曠的原野,百步之內能夠看見人。俠客騎馬飛馳而下,吹了幾聲觱篥。一會兒,二十多個騎馬的強盜從四面聚集過來,徒步行走背著弓箭跟在後面的有一百多人。一個強盜提著刀縱馬衝向俠客,說道:「奈何殺我兄長。」話還沒說完,俠客大喊:「看椎。」揮舞起鐵椎,強盜應聲墜落馬下,人馬都被砸得碎裂。那伙強盜向前包圍上來,俠客奮力揮舞鐵椎左右猛擊,強盜們連人帶馬栽倒在地,三十多人被殺死。宋將軍屏住呼吸觀看這場惡戰,嚇得兩腿發抖,幾乎從堡壘上掉下來。忽然聽到俠客大聲呼喊道:「我走啦!」只見塵埃飛起,黑煙滾滾,朝著東方飛奔而去。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。
  魏禧評論說:「張良找到了大力士滄海君,在博浪沙用鐵椎捶擊秦始皇,大鐵椎大概也是那種人吧!老天生下有奇異才能的人,一定有用得著他的地方。但我讀陳亮的《中興遺傳》,發現那些才智出眾、俠義剛烈、雄奇卓異的人,無聲無息地不能在當代顯露功績聲名的,又為什麼這樣多呢?是不是上天降生的人才不一定被人任用呢?還是任用他們自會有一定的時機呢?陳子燦遇見大鐵椎是壬寅年,看他的相貌應當是三十歲,那麼大鐵椎今年已有四十歲了。子燦又曾經看見他寫買東西的單子,楷書寫得非常工整漂亮。

【注釋】
[1]七省:指河南及其鄰近的河北、山東、山西、陝西、安徽、湖北七省。
[2]觱篥:古代的一種管樂器,形似喇叭,以蘆葦作嘴,以竹做管,吹出的聲音悲淒,羌人所吹,用以驚中國馬。

【註】該文屬於作者所謂「布衣獨行士」傳。傳文主體部分採用傳中特定人物的視點,敘寫傳主的非常相貌、詭秘行動、搏鬥場面,活現一位隱身民間的豪俠形象,有神龍見首不見尾之致。結末論贊亦留有不盡之意。

【作者】魏禧[1][2](1624年-1681年1月6日),字冰叔,一字凝叔,號裕齋,亦號勺庭先生。江西寧都人。明末清初著名的散文家。與侯朝宗汪琬合稱「明末清初散文三大家」。與兄魏祥、弟魏禮並美,世稱「三魏」。著有《魏叔子文集》、《詩集》、《日錄》、《左傳經世》、《兵謀》、《兵法》、《兵跡》。文集合編為《寧都三魏全集》。

【賞析】[大鐵椎傳/恬儀老師的讀書會]、[大鐵椎傳/百度百科]、[大鐵椎傳/互動百科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