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

續齊諧志三則--吳均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四)

(紫荊樹、華陰黃雀、陽羡書生)

【原文】 紫荊樹
京兆田真,兄弟三人,共議分財。生資皆平均,唯堂前一株紫荊樹,共議欲破三片。明日,就截之,其樹即枯死,狀如火燃。真往見之,大驚,謂諸弟曰:「樹本同株,聞將分斫(ㄓㄨㄛˊ濁)[1],所以憔悴。是人不如木也。」因悲不自勝,不復解樹,樹應聲榮茂。兄弟相感,合財寶,遂為孝門。真仕至大中大夫。

【譯文】
京兆人田真與弟弟田慶、田廣三人商議分家,別的財產都已平均分妥,只剩下堂前的一株紫荊樹沒分。兄弟三人商量將紫荊樹截為三段。第二天,當田真要去截樹時,發現樹已經枯死,好像是被火燒過一樣。田真看見了,十分震驚,就對兩個弟弟說:「這樹本是共同的根,聽說要把它截成三段,所以就枯死了,人卻還不如樹木呢!」兄弟三人都非常悲傷,就決定不再截樹而分,荊樹立刻又復活了。他們大受感動,把已分開的財產又合起來,從此不提分家的事。後來田真官至大中大夫。

【注釋】

  • [1]斫:以刀斧砍削。
※※※※※※
【原文】 華陰黃雀(銜環報恩)
弘農楊寶,性慈愛。年九歲,至華陰山[1],見一黃雀為鴟梟(ㄔ吃 ㄒㄧㄠ消)所搏,逐樹下,傷瘢甚多,宛轉復為螻蟻所困。寶懷之以歸,置諸梁上。夜聞啼聲甚切,親自照視,為蚊所嚙(ㄋㄧㄝˋ臬),乃移置巾箱中[2],啖以黃花。逮十餘日,毛羽成,飛翔。朝去暮來,宿巾箱中,如此積年。忽與群雀俱來,哀鳴繞堂,數日乃去。是夕,寶三更讀書,有黃衣童子曰:「我,王母使者[3]。昔使蓬萊,為鴟梟所搏,蒙君之仁愛見救,今當受賜南海。」別以四玉環與之,曰:「令君子孫潔白,且從登三公[4]事,如此環矣。」寶之孝大聞天下,名位日隆。子,震生秉,秉生,四世名公。及震葬時,有大鳥降,人皆謂真孝招也。

【譯文】
漢朝弘農郡華陰縣人楊寶,生性慈愛。九歲時到華山山北玩耍,看見一隻黃雀被鴟梟撲擊,黃雀不敵,墜落樹下,傷痕累累,過了不久全身又爬滿螻蟻。楊寶就救下黃雀,並把它帶回家放在巾箱中照顧,用黃花餵食。過了十多天後,黃雀傷癒,羽毛長好可以飛動了。黃雀早上飛出去,黃昏時飛回來住在巾箱中,這樣過了一年。有一天,那隻黃雀和一大群黃雀一起回來,一面哀叫,一面繞著屋內飛,經過數日才離去。當天夜裡三更時,楊寶正在讀書,這時有一個黃衣童子向他再三拜謝,說︰「我是西王母的使者,之前出使到蓬萊路上,被鴟梟撲擊,承蒙你仁慈救治我的生命,恩德難忘,如今我要返回南海了。」黃衣童子說完,拿出四隻白玉環贈送給他,並說︰「希望你的子孫品德高潔,就如白玉環般,而且位登三公。」從此,楊寶的慈心大聞於天下,官位日高。楊寶的兒子楊震、孫子楊秉、曾孫楊彪四代都官至太尉,而且都剛正不阿,為政清廉,他們的美德為後人所傳誦。楊震死後出殯時,有大鳥降臨,世人都說這是真正仁慈感召來的。

【注釋】

  • [1]華陰山:華山的別名。
  • [2]巾箱:古時放置頭巾用的木箱。
  • [3]西王母:神話傳說中的女神。原是掌管災疫和刑罰的怪神,後於流傳過程中逐漸女性化與溫和化,而成為年老慈祥的女神。
  • [4]三公:東漢以太尉、司徒、司空為三公。
※※※※※※
【原文】 陽羡書生
陽羨[1]許彥,於綏安山行,遇一書生,年十七八,臥路側,云腳痛,求寄鵝籠中。彥以為戲言。書生便入籠,籠亦不更廣,書生亦不更小,宛然與雙鵝並坐,鵝亦不驚。彥負籠而去,都不覺重。前行息樹下,書生乃出籠,謂彥曰:「欲為君薄設。」彥曰:「善。」乃口中吐出一銅奩(ㄌㄧㄢˊ連)子[2],奩子中具諸餚饌,珍饈方丈。其器皿皆銅物,氣味香旨,世所罕見。
  酒數行,謂彥曰:「向將一婦人自隨,今欲暫邀之。」彥曰:「善。」又於口中吐一女子,年可十五六,衣服綺麗,容貌殊絶,共坐宴。俄而書生醉臥,此女謂彥曰:「雖與書生結妻,而實懷怨。向亦竊得一男子同行,書生既眠,暫喚之,君幸勿言。」彥曰:「善。」女子於口中吐出一男子,年可二十三四,亦穎悟可愛,乃與彥敘寒溫。書生臥欲覺,女子口吐一錦行障遮書生。書生乃留女子共臥。男子謂彥曰:「此女子雖有心,情亦不甚,向復竊得一女人同行,今欲暫見之,願君勿洩。」彥曰:「善。」男子又於口中吐一婦人,年可二十許,共酌,戲談甚久。聞書生動聲,男子曰:「二人眠已覺。」因取所吐女人,還內口中。須臾,書生處女乃出,謂彥曰:「書生欲起。」乃吞向男子,獨對彥坐。然後書生起,謂彥曰:「暫眠遂久,君獨坐,當悒悒邪?日又晚,當與君別。」遂吞其女子,諸器皿悉內口中。留大銅盤,可二尺廣,與彥別曰:「無以藉君,與君相憶也。」
  彥太元中為蘭臺令史,以盤餉侍中張散。散看其銘,題云是永平三年作。

【譯文】

東晉時,陽羨地方的許彥,行走在綏安的山中,遇到一個十七、八歲的書生,側躺在路邊,說自己腳疼,請求讓他寄坐在鵝籠中。許彥以為他說笑話,書生便進了鵝籠中,奇怪的是,鵝籠並沒有變得寬大,書生身材也沒有變小,只見他怡然自得地和兩隻鵝一起坐在籠子裡,鵝也沒有因此而受到驚嚇。許彥背起鵝籠上路,也不覺得鵝籠變得更重。走了一段路後,許彥就在樹下休息,書生從籠子走出來,說:「感謝你背我一程,想為您備點酒菜。」許彥說:「好啊。」書生就從嘴裡吐出一個銅匣子,裡面有好多好吃的佳餚。盛菜的器皿都是是銅製的,菜餚都氣味芳香,世上所罕見。

  酒過數巡,書生對許彥說:「以前有一個女人自願和我在一起,現在想邀她來。」許彥說:「好啊。」書生就從嘴裡吐出一個女子,約莫十五、六歲,衣服華麗,姿色絕倫。她挨著書生坐下來,三人一起吃喝談笑。不一會,書生就喝得醉醺醺,躺下來睡著了。女人就對許彥說︰「我雖然是書生的髮妻,但心裡卻不喜歡他,這次我有偷偷帶了個男人同行,書生現在睡了,我把他叫來一起喝酒,請你不要說出去。」許彥說:「好的。」女子就從嘴裡吐出一個男人,大約二十三、四歲,也長的十分英俊瀟灑,男人便和許彥相互寒喧了起來。過了半晌,書生身體忽然動了動,好像就要醒過來。女人趕緊從嘴裡吐出一個錦帳遮住了她的情人。書生便拉著女子一起躺下來,陪他睡個午覺。這時,錦帳外的男人悄悄對許彥說︰「這個女人雖然對我有情,但也不是很真心,我這次也偷偷帶了個女人同行,現在書生和女人都睡了,我想和她見個面,希望你替我守密。」許彥說:「好啊。」這個男人就從嘴裡吐出另一名女人,年紀約二十來歲,三人就一起喝酒、聊天。過了好一會兒,男人聽到書生翻身的聲音,說︰「他倆快醒過來了。」於是連忙張口,把他吐出來的女人納入口中。片刻之後,書生的妻子從錦帳裡走出來,對許彥說︰「我丈夫就要醒了。」說著就張口吞下她吐出來的男人,獨自坐在許彥前面。接著書生醒了過來,對許彥說︰「本想只是小睡一下,沒想到睡了這麼久,你一人獨坐在這裡,一定感到很無聊吧。天色也晚了,我想就在這裡和你告別。」說完就將女子和各種銅器都收入口中,只留下一個約二尺寬的大銅盤,送給許彥。對許彥道別說︰「沒什麼好送你的,這個銅盤就留作紀念吧!」

  許彥在太元年間[3]出任蘭臺令史,把銅盤贈送給侍中張散,張散看銅盤裡的題刻文字,裡面寫的是永平三年作[4]。

【注釋】
  • [1]陽羨:今江蘇宜興。秦漢時稱陽羨。
  • [2]奩子:女子梳妝用的鏡匣,泛指精巧的小匣子。
  • [3]大元:東晉.孝武帝年號,太元元年為西元376年。
  • [4]永平:西晉.晉惠帝年號,永平三年為西元293年。
【註】今本《續齊諧記》僅十七條,然文學性較高,頗多佳作。其取材,部分輯自舊集,還有不少來自民間傳說故事,情節新奇,富于浪漫氣息。

【作者】
  吳均(西元469~520)字叔庠,南朝梁故鄣(今浙江省安吉縣西北) 人。通史學,工詩,善於寫景,小品書札尤為見長。文辭清拔, 時人多仿效之,號為吳均體。著有後漢書注、錢塘先賢傳、通史 、續齊諧記等。寫景散文《與朱元思書》、《與顧章書》等藝術成就較高,為歷代傳誦的寫景名篇,「文體清拔有古氣」,對當時文壇有很大的衝擊。時人仿傚,號稱「吳均體」。吳均著作》《吳均詩作1》《吳均詩作2--中國國學網

【賞析】+網路資源[續齊諧記--維基文庫]、[續齊諧志--互動百科]、[古代兄弟悌愛故事選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