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

答李端叔書--蘇軾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一)

【原文】
  軾頓首再拜。聞足下名久矣,又於相識處,往往見所作詩文,雖不多,亦足以髣髴其為人矣。尋常不通書問,怠慢之罪,猶可闊略,及足下斬然在疚[1],亦不能以一字奉慰,舍弟子由至,先蒙惠書,又復嬾(ㄌㄢˇ,同懶)不即答,頑鈍廢禮,一至於此,而足下終不棄絕,遞中再辱手書,待遇益隆,覽之面熱汗下也。

  足下才高識明,不應輕許與人,得非用黃魯直、秦太虛[2]輩語,真以為然耶?不肖為人所憎,而二子獨喜見譽,如人嗜昌歜(ㄔㄨˋ處)[3]、羊棗[4],未易詰其所以然者。以二子為妄則不可,遂欲以移之眾口,又大不可也。軾少年時,讀書作文,專以為應舉而已。既及進士第,貪得不已,又舉制策,其實何所有。而其科號為直言極諫,故每紛然誦說古今,考論是非,以應其名耳。人苦不自知,既以此得,因以為實能之,故譊(ㄋㄠˊ撓)譊[5]至今,坐此得罪幾死,所謂齊虜以口舌得官[6],真可笑也。然世人遂以軾為欲立異同,則過矣。妄論利害,攙(ㄔㄢchān)說得失,此正制科人[7]習氣。譬之候蟲時鳥,自鳴自已,何足為損益。軾每怪時人待軾過重,而足下又復稱說如此,愈非其實。得罪以來,深自閉塞,扁舟草履,放浪山水間,與漁樵雜處,往往為醉人所推罵。輒自喜漸不為人識,平生親友,無一字見及,有書與之亦不答,自幸庶幾免矣。足下又復創相推與,甚非所望。

  木有癭,石有暈[8],犀有通,以取妍於人,皆物之病也。謫居無事,默自觀省,回視三十年以來所為,多其病者。足下所見,皆故我,非今我也。無乃聞其聲不考其情,取其華而遺其實乎[9]!抑將又有取於此也,此事非相見不能盡,自得罪後,不敢作文字。此書雖非文,然信筆書意,不覺累幅,亦不須示人。必喻此意。歲行盡,寒苦。惟萬萬節哀強食。不次。

【注釋】
[1]斬然在疚:臥病在床。
[2]黃魯直:黃庭堅。秦太虛:秦觀。
[3]昌歜:菖蒲根的醃製品。又稱昌菹。昌,通「菖」。古以饗他國之來使,以示優禮。
[4]羊棗:君遷子的果實,球形或橢圓形,乾熟呈紫黑色。
[5]譊譊:爭辯聲。
[6]齊虜以口舌得官:《史記.劉敬叔孫通列傳》載漢高祖劉邦發兵擊匈奴,齊人劉敬以為不可。高祖怒,罵劉敬曰:「齊虜!以口舌得官,今乃妄言沮吾軍。」後人詩文中因以「齊虜」指劉敬。
[7]制科:唐朝科舉的一種,由天子親試。
[8]暈:環形花紋或波紋。
[9]華:通「花」,借喻美麗的外貌。實:果實,借喻為真正的精華。

【譯文】
  軾頓首再拜。久仰大名,在朋友住處,也常常得見足下詩文,雖所見不多,也差可評斷您的為人了。因為平時書信往來不多,怠慢的罪過尚且可以略加寬恕。至於您臥病之時,也未書隻字片語送抵床前以示慰問,倒是舍弟子由先捎來先生的書信,即便如此我還犯懶沒有立即回覆,禮數實在欠周。雖然如此,您卻不加責怪,旅途中再次來信問候,您待我如此寬厚,覽信之餘真令我無地自容啊!

  先生學問好見識廣,應該不會輕出讚許之言,莫非您覺得黃庭堅、秦觀他們對不才的過譽之語是真實的?不才常為人所不欣賞,唯獨這兩位喜歡讚揚我,就像一個人喜歡吃昌歜羊棗,這種個人所好是不容易問其所以然的。如果認為這兩個人對我的觀點不對,也不應該,可是如果認為眾人都應該和他們一樣的恭維我,則更加不恰當了。我年少時研習政論、策論,都只是為應對科舉罷了,而在進士及第之後,又貪得無厭,去考什麼制策,其實根本不懂制策。制策原意是在選拔直言極諫之臣,所以後來每每考論歷史是非,縱古論今,直言陳諫曲直,這些都只不過是為了符和這個科名而已。做人苦於沒有自知之明,做了官以後,就自以為自己很懂得這一套了,洋洋自得地炫耀,其實我又何嘗懂呢?看看今日,竟淪為階下囚,險些獲罪而死,這不正應了「齊人以口舌得官」(炫耀無知)的笑話嗎?但是世人因此以為我想拉幫結派,則太過分了。妄言談國家利害,雜話論人事得失,這正是制科人的不良習氣。他們的言辭,如同候鳥時蟲自鳴自唱,哪裡說得上對社稷民生有所損益。我常奇怪人們的評論對我過於看重,而足下也是一樣的說法,更非其實。獲罪被貶來到此地,活動範圍就只局限於謫所境內了,常常穿著草鞋,駕著一葉扁舟,放浪於山水之間,與鄉野的樵夫漁民一起活動,有時還會被路上碰見的醉漢推搡詬罵。雖然如此,但我心中時常不由自喜漸漸無人識我,生活倒也自由自在。平生親友,知我遭貶外放,也不再與我聯繫,即便我寫信問候也不見一封回覆,他們應該會暗自慶幸未受我連累而遭劫吧!足下今日又突然與我連絡,推誠置腹,實在不是我所希望的(惟恐連累了您)。

  奇樹之有瘦瘤,怪石之有暈紋,犀角之有洞腔,本都是事物的缺陷表徵,可它們卻憑此缺陷而取悅於人。被貶以來,無事可做,終日深自反省,回首我這三十餘載的所作所為,多得是這樣的毛病啊!先生對我的印象恐怕都是過去的我,並非今日的我。您只聽說我的名聲,並沒有查考其中的實情,只看到我美麗的外貌,而遺落了其中的精華。您或許還想更進一步了解我吧,這事一定要當面相談才可盡言其詳啊。自從以文章獲罪,不敢再輕易提筆作文,這封回信雖算不得什麼文章,但信手抒寫自己的一點想法,不知不覺寫長了,先生還是不要給別人看了吧,這是一定要順便一提的。一歲將盡,天極寒。盼您萬萬節哀強食。不次。

【註】作者感於李端叔對自己的殷殷關切而作此文,又諄諄告誡他,各人各自有喜好,不必受別人的影響。[李蘇友情]

【作者】蘇軾[1][2][3](1037-1101),字子瞻,一字和仲,號東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市)人,北宋文豪。其詩,詞,賦,散文,均成就極高,是是唐宋八大家之一,又善書法和繪畫,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,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傑出的大家之一。其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;詩與黃庭堅並稱蘇黃,又與陸游並稱蘇陸;詞與辛棄疾並稱蘇辛;書法名列「蘇、黃、米、蔡」北宋四大書法家「宋四家」之一;其畫則開創了湖州畫派。因其文、詞頗多於著作,宋代每逢科考常出現其文命題之考試。故時學者有曰:「蘇文熟,喫羊肉,蘇文生,吃菜羹」之說。[蘇軾著作]、[蘇軾全集]、[蘇軾詩全集]、[蘇軾詩詞全集]

【賞析】[答李端叔書/百度百科]、[答李端叔書/時尚書屋]、[答李端叔書/蘇軾全集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