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

進學解--韓愈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一)

【原文】  
  國子先生晨入太學[1],招諸生立館下,誨之曰:「業精於勤,荒於嬉;行成於思,毁於隨。方今聖賢相逢,治具畢張[2]。拔去兇邪,登崇畯(ㄐㄩㄣˋ,通俊)良。占小善者率以錄,名一藝者無不庸[3]。爬羅剔抉,刮垢磨光[4]。蓋有幸而獲選,孰云多而不揚?諸生業患不能精,無患有司之不明;行患不能成,無患有司之不公。」
  
  言未既,有笑於列者曰:「先生欺余哉!弟子事先生,於茲有年矣。先生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,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。紀事者必提其要,纂(ㄗㄨㄢˇzuǎn)言者必鉤其玄[5]。貪多務得,細大不捐。焚膏油以繼晷,恆兀兀以窮年[6]。先生之業,可謂勤矣。觝排異端,攘斥佛老。補苴(ㄐㄩ居)(ㄒㄧㄚˋ下)漏,張皇幽眇[7]。尋墜緒之茫茫,獨旁搜而遠紹。障百川而東之,迴狂瀾於既倒。先生之於儒,可謂有勞矣。沉浸醲郁[8],含英咀(ㄐㄩˇ舉)華,作爲文章,其書滿家。上規姚姒(ㄙˋ四)[9],渾渾無涯;周誥、殷《盤》[10],佶(ㄐㄧˊ吉)屈聱牙[11];《春秋》謹嚴,《左氏》浮誇;《易》奇而法,《詩》正而葩(ㄆㄚpā)[12];下逮《莊》、《騷》,太史所錄;子雲、相如,同工異曲。先生之於文,可謂閎其中而肆其外矣。少始知學,勇於敢爲;長通於方,左右具宜。先生之於爲人,可謂成矣。然而公不見信於人,私不見助於友。跋前躓(ㄓˋ置)後[13],動輒[14]得咎。暫爲御史,遂竄[15]南夷。三年博士,冗(ㄖㄨㄥˇ茸)不見治[16]。命與仇謀,取敗幾時[17]。冬暖而兒號寒,年豐而妻啼飢。頭童齒豁,竟死何裨。不知慮此,而反教人爲[18]?」
  
  先生曰:「吁,子來前!夫大木爲杗(ㄇㄤˊ忙),細木爲桷(ㄐㄩㄝˊ覺),欂櫨、侏儒,椳(ㄨㄟ威)、闑(ㄋㄧㄝˋ聶)、扂(ㄉㄧㄢˋ店)、楔(ㄒㄧㄝˋ屑)[19],各得其宜,施以成室者,匠氏之工也。玉劄(ㄓㄚˊ,同札)、丹砂,赤箭、青芝,牛溲(ㄙㄡ搜)、馬勃[20],敗鼓之皮,俱收並蓄,待用無遺者,醫師之良也。登明選公,雜進巧拙,紆(ㄩ迂)徐爲妍,卓犖(ㄌㄨㄛˋ落)爲傑[21],校短量長,惟器是適者,宰相之方也。昔者孟軻好辯,孔道以明,轍環天下,卒老於行。荀卿守正,大論是弘,逃讒於楚,廢死蘭陵。是二儒者,吐辭爲經,舉足爲法,絕類離倫,優入聖域,其遇於世何如也?今先生學雖勤而不繇(ㄧㄡˊ,通由)其統,言雖多而不要其中,文雖奇而不濟於用,行雖修而不顯於眾。猶且月費俸錢,歲靡廪粟;子不知耕,婦不知織;乘馬從徒,安坐而食。踵常途之促促,窺陳編以盜竊[23]。然而聖主不加誅,宰臣不見斥,茲非其幸歟?動而得謗,名亦隨之。投閒置散,乃分之宜。若夫商財賄之有亡,計班資之崇庳(ㄅㄟ,通卑)[24],忘己量之所稱,指前人之瑕疵[25],是所謂詰匠氏之不以杙(ㄧˋ亦)爲楹,而訾(ㄗˇ紫)醫師以昌陽引年,欲進其豨(ㄒㄧ希)苓也[26]。

【注釋】
[1]國子先生:韓愈自稱,當時他任國子博士(教授官)。國子學是爲高級官員子弟而設的。太學:這里指國子監。唐朝國子監相當於漢朝的太學,沿用前代舊稱的習慣。  
[2]畢:全部。張:指建立、確立。
[3]率:都。庸:用。
[4]爬羅剔抉:意指仔細蒐羅人才。爬羅:爬梳蒐羅。剔抉:剔除挑選。刮垢磨光:刮去污垢,磨出光亮;意指精心造就人才。 
[5]纂:編集。纂言者:指言論集、理論著作。
[6]晷:日影。恆:經常。兀兀:辛勤不懈的樣子。
[7]苴:填補。罅:裂縫。皇:大。眇:微小。
[8]醲郁:比喻學識的精華處。
[9]姚、姒:相傳虞舜姓姚,夏禹姓姒。
[10]周誥:《尚書•周書》中有《大誥》、《康誥》、《酒誥》、《召誥》、《洛誥》等篇。誥是古代一種訓誡勉勵的文告。殷《盤》:《尚書》的《商誥》中有《盤庚》上、中、下三篇。
[11]佶屈聱牙:形容文句艱澀,讀起來不順口。佶屈:曲折不順。聱牙:拗口。
[12]葩:花,引申為華美、華麗。
[13]跋前躓後:比喻陷入困境,進退兩難。跋:踩。躓:絆。
[14]輒:常常。
[15]竄:竄逐,貶謫。
[16]冗:閑散。見:通「現」。表現,顯露。
[17]幾時:不時,不一定什麼時候,也即隨時。
[18]爲:語助詞,表示疑問、反詰。
[19]杗:屋頂的正梁。桷:屋椽。欂櫨:柱上承梁的短木。亦稱「斗拱」。侏儒:梁上短柱。椳:門樞。闑:門中央所豎的短木,在兩扇門相交處。扂:門閂。楔:門兩旁的木柱。
[20]玉劄:地榆。丹砂:朱砂。赤箭:天麻。青芝:一種貴重的中藥材。相傳生於泰山。又名龍芝。以上四種都是名貴藥材。牛溲:牛尿,一說爲車前草。馬勃:菌類,可為止血藥。以上兩種及「敗鼓之皮」都是賤價藥材,比喻微賤的東西。
[21]紆徐:慢行的樣子。。妍:美。卓犖:突出,超群出眾。
[22]靡:浪費,消耗。廪:糧倉。
[23]踵:腳後跟,這里是跟隨的意思。促促:拘謹局促的樣子。窺:從小孔、縫隙或隱僻處察看。陳編:古舊的書籍。
[24]財賄:財物,這裡指俸祿。亡:通「無」。班資:等級、資格。庳:通「卑」,低。
[25]前人:指職位在自己前列的人。
[26]杙:小木樁。楹:柱子。訾:毁謗非議。昌陽:昌蒲。藥材名,相傳久服可以長壽。豨苓:又名豬苓,利尿藥。這句意思說:自己小材不宜大用,不應計較待遇的多少、高低,更不該埋怨主管官員的任使有什麼問題。
  
【譯文】  
  國子先生清晨來到太學,把學生們召集來,站在講舍之下,訓導他們說:「學業靠勤奮才能精湛,如果貪玩就會荒廢;德行靠思考才能形成,如果隨波逐流就會毁掉。當今朝廷,聖明的君主與賢良的大臣遇合到了一起,規章制度全都建立起來了,它們能剷除奸邪,提拔賢俊,略微有點兒優點的人都會被錄用,以一種技藝見稱的人都不會被抛棄。仔細地搜羅人才,去除他們的缺點,發揚他們的優點。只有才行不夠而僥幸被選拔上來的人,哪裡會有學行優良卻沒有被提舉的人呢?學生們,只要擔心你們的學業不夠精湛,不要怕選拔人才的人眼睛不夠亮;只要擔心你們的德行無所成就,不要怕他們做的不公平!」
  
  話還沒說完,隊列中有個人笑着說:「先生是在欺騙我們吧!學生跟隨先生,到今天也有些年了。先生口裡就沒有停止過吟誦六經之文,手裡也不曾停止過翻閱諸子之書,記事的一定給它提出主要内容來,立論的一定勾畫出它的奧妙之處來。貪圖多得,務求有收穫,不論無關緊要的還是意義重大的都不讓它漏掉。夜以繼日,一年到頭,永遠在那裡孜孜不倦地研究。先生對於學業,可以說是夠勤奮了吧!抵制排除那些異端邪說,驅除排斥佛家和道家的學說,補充完善儒學理論上的缺陷與不足,闡發光大其深奧隱微的意義,鑽研那些久已失傳的古代儒家學說,還要特别廣泛地發掘和繼承它們。阻止異端邪說,像攔截洪水一樣,向東海排去,把將被狂瀾壓倒的正道重新挽救回來。先生對於儒家學說,可以說是立了功勞的吧!沉浸在如醇厚美酒般的典籍中,咀嚼品味着它們的菁華,寫的文章,堆得滿滿一屋子。上取法於虞、夏之書,那是多麼的博大無垠啊!周誥文、殷盤銘,那是多麼的曲折拗口啊!《春秋》是多麼的謹嚴,《左傳》又是多麼的鋪張。《易經》奇異而有法則,《詩經》純正而又華美。下及《莊子》、《離騷》、太史公的《史記》,以及揚雄、司馬相如的著述,它們雖然內容各不相同,美妙精采這一點卻都是一樣的。先生對於文章,可以說是造詣精深博大而下筆波瀾壯闊了吧!先生少年就知道好學,敢作敢爲,長大以後,通曉禮義,行爲得體。先生對於做人,可以說是很成熟的了吧!可是呢,在官場上不被人所信用,私交上也沒人幫助你,常常陷入困境,進退兩難,一舉一動都會招來指責。當了一段時間的御史,又被貶逐到邊遠的南方。當了三年的博士,懶懶散散,也沒表現出什麼政績。你的運氣就像與你有仇似的,常常總是碰得一敗塗地。冬天天氣暖和,你的孩子還要叫冷;年歲本來富饒,你的妻子還要喊餓。頭髮也光了,牙齒也缺了,你就是死了,又於事何補呢?你不想一想這些,還要來教訓人什麼呢?」
  
  國子先生説:「唉!你到前面來。要知道那些大的木材做屋梁,小的木材做瓦椽,做斗栱,短椽的,做門樞、門橛、門閂、門柱的,都量材使用,各適其宜而建成房屋,這是工匠的技巧啊!貴重的地榆、硃砂,天麻、龍芝,牛尿、馬勃菌,壞鼓的皮,全都收集,儲藏齊備,等到需用的時候就沒有遺缺,這是醫師的高明啊!提拔人材,公正賢明,選用人材,態度公正。靈巧的人和樸拙的人都得引進,有的人質拙而美好,有的人豪放而傑出,比較各人的短處,衡量各人長處,按照他們的才能品格分配適當的職務,這是宰相的方法啊!從前孟軻愛好辯論,孔子之道得以闡明,他遊歷的車跡周遍天下,最後在奔走中老去。荀況恪守正道,發揚光大宏偉的理論,因為逃避讒言到了楚國,後來還是丟官而死在蘭陵。這兩位大儒,説出話來成為經典,一舉一動成為法則,遠遠超越常人,優異到進入聖人的境界,可是他們在世上的遭遇是怎樣呢?現在你們的先生學習雖然勤勞卻不依循道統,言論雖然不少卻不切合要旨,文章雖然寫得出奇卻無益於實用,行為雖然有修養卻並沒有突出於一般人的表現,尚且每月浪費國家的俸錢,每年消耗倉庫裏的糧食;兒子不懂得耕地,妻子不懂得織布;出門乘著車馬,後面跟著僕人,安安穩穩地坐著吃飯。局局促促地按常規行事,眼光狹窄地在舊書裏盜竊陳言,東抄西襲。然而聖明的君主不加處罰,也沒有被宰相大臣所斥逐,豈不是幸運麼?有所舉動就遭到譭謗,名譽也跟著受到影響,又被放置在閒散的位置上,實在是恰如其分的。至於談到俸祿的多少,計較官位的高低,忘記了自己的才能、份量和什麼相稱,指摘官長上司的缺點,這就好像是責問工匠為什麼不用小木樁做柱子,批評醫師用菖蒲延年益壽,卻想引進他的豬苓啊!

【註】《進學解》全文假托先生勸學、生徒質問、先生再予解答,故名;實際上是感嘆不遇、自抒憤懣之作。它表現了封建時代正直而有才華、有抱負的知識分子的苦悶,批判了不合理的社會現象,具有典型意義,故而傳誦不絕。

【作者】韓愈(768年-824年)[1],字退之,出生於河南河陽(今河南孟縣),祖籍郡望昌黎郡(今遼寧省義縣),自稱昌黎韓愈,世稱韓昌黎。卒諡文,世稱韓文公。唐代文學家,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倡導者,合稱「韓柳」。蘇軾稱讚他「文起八代之衰,道濟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勇奪三軍之帥」。散文,詩,均有名。著作有昌黎先生集》。

【賞析】[進學解之翻譯與賞析--韓愈/江南園林]、[進學解/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][進學解/中文百科在線]、[進學解/百度百科]、[韓愈《進學解》原文及賞析/格致苑]、[唐 韓愈:進學解/文學世界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