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

祭十二郎文--韓愈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一)

【原文】
  年月日,季父愈[1],聞汝喪之七日,乃能銜哀致誠,使建中遠具時羞之奠[2],告汝十二郎之靈:

  嗚呼!吾少孤,及長,不省所怙(ㄏㄨˋ戶)[3],惟兄嫂是依。中年,兄歿南方,吾與汝俱幼,從嫂歸葬河陽,既又與汝就食江南,零丁孤苦,未嚐一日相離也。吾上有三兄,皆不幸早世。承先人後者,在孫惟汝,在子惟吾,兩世一身,形單影隻。嫂嘗撫汝指吾而言曰:「韓氏兩世,惟此而已。」汝時尤小,當不復記憶;吾時雖能記憶,亦未知其言之悲也。

  吾年十九,始來京城。其後四年,而歸視汝。又四年,吾往河陽省(ㄒㄧㄥˇ醒)墳墓[4],遇汝從嫂喪來葬。又二年,吾佐董丞相于汴州[5],汝來省吾;止一歲,請歸取其孥[6];明年,丞相薨(ㄏㄨㄥ烘),吾去汴州,汝不果來。是年,吾佐戎徐州,使取汝者始行[7],吾又罷去,汝又不果來。吾念汝從于東,東亦客也,不可以久;圖久遠者,莫如西歸,將成家而致汝。嗚呼!孰謂汝遽去吾而歿乎!吾與汝俱少年,以為雖暫相別,終當久與相處,故捨汝而旅食京師,以求斗斛之祿;誠知其如此,雖萬乘之公相,吾不以一日輟汝而就也!

  去年孟東野往[8],吾書與汝曰:「吾年未四十,而視茫茫,而髮蒼蒼,而齒牙動搖。念諸父與諸兄,皆康強而早世,如吾之衰者,其能久存乎!吾不可去,汝不肯來,恐旦暮死,而汝抱無涯之戚也[30]。」孰謂少者歿而長者存,強者夭而病者全乎!

  嗚呼!其信然邪?其夢邪?其傳之非其真邪?信也,吾兄之盛德,而夭其嗣乎?汝之純明而不克蒙其澤乎?少者強者而夭歿,長者衰者而存全乎?未可以為信也。夢也,傳之非其真也?東野之書,耿蘭之報,何為而在吾側也?嗚呼!其信然矣!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!汝之純明,宜業其家者,不克蒙其澤矣!所謂天者誠難測,而神者誠難明矣!所謂理者不可推,而壽者不可知矣!

  雖然,吾自今年來,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,動搖者或脫而落矣。毛血日益衰[9],志氣日益微[10],幾何不從汝而死也!死而有知,其幾何離;其無知,悲不幾時,而不悲者無窮期矣。

   汝之子始十歲,吾之子始五歲,少而強者不可保,如此孩提者,又可冀其成立耶?嗚呼哀哉?嗚呼哀哉!

  汝去年書云:「比(ㄅㄧˋ畢)得軟腳病[11],往往而劇。」吾曰:「是疾也,江南之人,常常有之。」未始以為憂也。嗚呼!其竟以此而殞其生乎!抑別有疾而至斯乎?

  汝之書,六月十七日也。東野云:汝歿以六月二日。耿蘭之報無月日。蓋東野之使者,不知問家人以月日;如耿蘭之報,不知當言月日。東野與吾書,乃問使者,使者妄稱以應之耳。其然乎?其不然乎?

  今吾使建中祭汝,弔汝之孤[12],與汝之乳母,彼有食可守,以待終喪[13],則待終喪而取以來;如不能守以終喪,則遂取以來。其餘奴婢,並令守汝喪。吾力能改葬,終葬汝於先人之兆,然後惟其所願[14]。

  嗚呼!汝病吾不知時,汝歿吾不知日。生不能相養以共居,歿不得撫汝以盡哀。斂不憑其棺[15],窆(ㄅㄧㄢˇ匾)不臨其穴[16]。吾行負神明,而使汝夭,不孝不慈,而不得與汝相養以生,相守以死。一在天之涯,一在地之角,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,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。吾實為之,其又何尤。彼蒼者天,曷其有極[17]!

  自今以往,吾其無意於人世矣。當求數頃之田,於伊、潁(ㄧㄥˇ影)之上[18],以待餘年,教吾子與汝子,幸其成;長吾女與汝女,待其嫁,如此而已。

  嗚呼!言有窮而情不可終,汝其知也邪?其不知也邪?嗚呼哀哉!尚饗[19]。

【注釋】
[1]季父:父輩中排行最小的叔父。
[2]時羞:應時的鮮美佳餚。羞,同「饈」。
[3]怙:失父曰失怙,失母曰失恃。
[4]省:探望,此引申為憑弔。
[5]汴州:治所在今河南開封市。
[6]取其孥:把家眷接來。孥,妻和子的統稱。
[7]取:迎接。
[8]孟東野:即韓愈的詩友孟郊。是年出任溧陽(今屬江蘇)尉,溧陽去宣州不遠,故韓愈託他捎信給宣州的十二郎。
[9]毛血:指體質。
[10]志氣:指精神。
[11]比:近來。軟腳病:即腳氣病。
[12]吊:此指慰問。
[13]終喪:守滿三年喪期。
[14]惟其所願:才算了卻心事。
[15]斂:同「殮」。為死者更衣稱小殮,屍體入棺材稱大殮。
[16]窆:下棺入土。
[17]彼蒼者天,曷其有極:青蒼的上天啊,我的痛苦哪有盡頭啊。
[18]伊、潁:伊水和潁水,均在今河南省境。此指故鄉。
[19]尚饗:古代祭文結語用辭,意為希望死者享用祭品。

【譯文】
  某年某月某日,叔父(我)在聽到你去世消息後的第七天,才得以含著哀痛向你表達心意。打發建中從遠路備辦了應時佳餚作祭品,告慰於你(十二郎)的靈前:
  嗚呼!我幼年喪父,等到長大,還不知道父親的模樣,全是依靠著哥哥和嫂子。哥哥中年時,去世在南方。當時我和你年紀還都小,跟隨嫂嫂送哥哥的靈柩回河陽安葬。隨後又和你到江南謀生。孤苦伶仃,我倆沒有一天離開過。我上面有三個哥哥,都不幸很早去世了。繼承先父的後代,在孫輩裡只有你,在兒輩裡只有我,兩代都只剩一個人,孤孤單單。嫂嫂常常一面撫摸著你一面指著我說:「韓家兩代,只有你們這兩個人了!」那時你還小,恐怕已記不得了;我那時雖能記得,但也不懂得她話中的悲酸。
  我十九歲時,初次來到京城。此後隔四年,才回家看望你。又過了四年,我去河陽憑弔祖墳,遇到你送嫂嫂的靈柩來河陽安葬。又過了兩年,我在汴州輔佐董丞相,你來看望我,只住了一年,你要求回去接家眷來。第二年,董丞相去世,我離開了汴州,你沒有能夠來。那一年,我在徐州輔助軍事,派去接你的人剛要啟程,我又罷職離開了徐州,你又沒能夠來。我想,你跟隨我到東邊,東邊也是異鄉客地,不能久住;從長遠打算,不如西歸河陽老家,將家安頓好再接你來。唉!誰料到你竟驟然去世離開了我啊!當初,我與你都還年輕,以為雖然暫時分別,終究會長久與你在一起的,所以才離開你到京師謀食,為了求得微薄的俸祿。倘使早知如此,縱然是做王公宰相,我也不願意一天離開你而去就職啊。
  去年,孟東野前往江南,我託他帶給你的信中說:「我還未到四十歲,而視力模糊,頭髮花白,牙齒鬆動。想到諸位叔伯父和各兄長,都是在健康壯盛時便過早去世,像我這樣衰弱的身體,能夠活得長久嗎?我不能離開職守,你又不肯來。只怕我早晚死了,而你將會懷有無窮無盡的憂傷。」誰料想到年少的死了,而年長的卻反而活著;身強的夭折,而病弱的卻反而保全了生命?
  唉!難道這是真的嗎?是做夢呢?還是傳送的消息不確實呢?如果是真的,為什麼我哥哥有那麼美好的德行卻喪失了後代?你那麼純正賢明卻不能承受他的遺澤?為什麼年少身強的反而早死,年長衰弱的卻反而活著呢?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啊。如果這是夢,那麼是傳送的消息不真實嗎?孟東野的來信、耿蘭的喪報,卻又為什麼在我的身邊呢?嗚呼!這是真的了!我哥哥有那麼美好的德行竟喪失了後代,你那麼純正賢明本當繼承家業的,竟不能承受他的遺澤!天意啊,實在讓人難以推測;神明啊,實在讓人難以明白!這真是天理不可推究,壽命不可預卜啊!
  雖說如此,我自從今年以來,花白的頭髮有的變成全白了,鬆動的牙齒有的已經脫落了。體質一天比一天衰弱,精神一天不如一天。不用多久,不就跟著你死去了麼!如果死後能有知覺,那分離的日子也不會太久了;如果死後沒有知覺,那我也悲傷不了多少時候了,沒有悲傷的日子倒是無窮無盡的。
  現你的兒子才十歲,我的兒子剛五歲。年少身強的都不能保全,像這樣的孩子,又怎麼能希望他們長大成人呢?唉,真令人悲慟啊!
  你去年來信說:「近來得了腳氣病,時常發作的很厲害。」我說:「這種病,江南人是常有的。」未曾為你這種病而擔憂。唉!難道你竟然因為這種病而喪失了生命嗎?還是因為有別的疾病而導致喪生呢?
  你的信,我是六月十七日收到的。孟東野說:你是在六月二日去世的,耿蘭報喪時沒有寫明月日。大概東野派來的差使,不知道向家裡人問清楚月日;而耿蘭的喪報,又不知道應當說明你死時的月日。或是東野給我寫信時,才去問差使,差使信口胡說以應付他罷了。是這樣呢?或不是這樣呢?
  現在我派建中來祭你,慰問你的兒子和你的奶媽。他們家中有糧可以守你的靈到喪期結束,那麼就等到喪期完了再接他們來;如果不能等到喪期結束,就立即接他們來,其餘奴婢下人,都讓他們守你的喪。如果我有能力給你遷葬,最終一定把你葬到祖先的墓地裡,然後才算了卻我的心願。
  唉!你患病我不知道時間,你去世我不知道日子;你活著時我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顧,你去世了我不能撫摸你的遺體表達我的哀思,入殮時我不能靠在你棺木旁,下葬時我不能親臨你墓穴邊。我的行為背負了神明,而使你年少夭折。我對上不孝,對下不慈,我既不能和你互相照顧共同生活,又不能和你相互陪伴一同死去;如今一個在天涯,一個在地角,活著時你的影子不能與我的形體相依偎,死後你的魂靈不能和我在夢裡相聚會。這實在是我造成的,又能怨恨誰呢!老天啊,我的痛苦何時才有盡頭!
  從今以後,我沒有心思活在人世了!我想在伊水和潁水之畔置幾頃田地,來度過我的晚年,教育我的兒子和你的兒子,期望他們長大成人;撫養我的女兒和你的女兒,等到他們出嫁,我的心願不過如此罷了!
  唉!言語有窮盡之時,而哀痛之情卻是無盡的,這些你是知道了呢?還是不知道呢?唉,悲慟啊!祈望你享用祭品吧!

【註】《祭十二郎文》是一篇情文並茂的祭文。既沒有鋪排,也沒有張揚,作者善於融抒情於敘事之中,在對身世、家常、生活遭際樸實的敘述中,表現出對兄嫂及侄兒深切的懷念和痛惜,一往情深,感人肺腑。《祭十二郎文》是一篇千百年來傳誦不衰,影響深遠的祭文名作,不管我們對文中的思想感情作如何評價,吟誦之下,都不能不隨作者之祭而有眼澀之悲。

【作者】韓愈(768年-824年)[1],字退之,出生於河南河陽(今河南孟縣),祖籍郡望昌黎郡(今遼寧省義縣),自稱昌黎韓愈,世稱韓昌黎。卒諡文,世稱韓文公。唐代文學家,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倡導者,合稱「韓柳」。蘇軾稱讚他「文起八代之衰,道濟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勇奪三軍之帥」。散文,詩,均有名。著作有昌黎先生集》。


【賞析】[祭十二郎文/維基文庫]、[祭十二郎文/百度百科]、[祭十二郎文/古文觀止鑑賞辭典]、[祭十二郎文/文言漢語網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