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

前赤壁賦--蘇軾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一)

【原文】
  壬戌(ㄖㄣˊ人 ㄒㄩ須)[1]之秋,七月既望[2],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[3]之下。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。舉酒屬(ㄓㄨˇ主)[4]客,誦明月之詩,歌窈窕之章[5]。少焉,月出於東山之上,徘徊於斗牛[6]之間。白露橫江[7],水光接天。縱一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[8]。浩浩乎如馮虛御風[9],而不知其所止;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[10]。

  於是飲酒樂甚,扣舷而歌之。歌曰:「桂棹(ㄓㄠˋ照)[11]兮蘭槳,擊空明兮泝(ㄙㄨˋ素)流光[12]。渺渺兮予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[13]。」客有吹洞簫者,倚歌而和之。其聲嗚嗚然,如怨如慕[14],如泣如訴;餘音嫋嫋(ㄋㄧㄠˇ鳥)[15],不絕如縷。舞幽壑之潛蛟,泣孤舟之嫠(ㄌㄧˊ離)婦[16]。

  蘇子愀(ㄑㄧㄠˇ悄)然[17],正襟危坐[18],而問客曰:「何為其然也[19]?」客曰:「『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[20]。』此非曹孟德之詩乎?西望夏口,東望武昌,山川相繆(ㄌㄧㄠˊ遼)[21],鬱乎蒼蒼,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?方其破荊州,下江陵,順流而東也,舳艫(ㄓㄨˊ竹 ㄌㄨˊ盧)[22]千里,旌旗蔽空,釃(ㄕ施)酒[23]臨江,橫槊(ㄕㄨㄛˋ朔)賦詩[24],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?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(ㄓㄨˇ主)之上[25],侶魚蝦而友麋鹿,駕一葉之扁舟,舉匏(ㄆㄠˊ袍)樽[26]以相屬。寄蜉蝣於天地[27]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[28],羨長江之無窮。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。知不可乎驟得,託遺響於悲風[29]。」

  蘇子曰:「客亦知夫水與月乎?逝者如斯,而未嘗往也;盈虛者如彼,而卒莫消長也。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,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變者而觀之,則物與我皆無盡也,而又何羨乎!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唯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適。」

  客喜而笑,洗盞更酌。餚核既盡,杯盤狼籍[30]。相與枕藉乎舟中,不知東方之既白。

【注釋】
[1]壬戌:宋神宗元豐五年,歲次壬戌。
[2]既望:望日的後一日,十六日。
[3]赤壁:此地為黃州赤鼻磯,並不是三國時期赤壁之戰的舊址,當地人因音近亦稱之為赤壁,蘇軾知道這一點,將錯就錯,借景以抒發自己的懷抱。
[4]屬:通「囑」,致意,引申為勸酒。
[5]明月之詩:指《詩經·陳風·月出》。窈窕之章:《月出》詩首章為:「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,舒窈糾兮,勞心悄兮。」窈糾:同「窈窕」。
[6]斗牛:星名。二十八星宿中的斗宿(南斗)和牛宿。
[7]白露:白茫茫的水氣。橫江:籠罩江面。
[8]縱:任憑。一葦:比喻極小的船。凌:越過。萬頃:極為寬闊的江面。茫然:曠遠的樣子。
[9]馮虛御風:乘風騰空而遨遊。馮虛:憑空,凌空。御:駕​​御。
[10]羽化:道教把成仙叫作「羽化」。登仙:登上仙境。
[11]桂棹蘭槳:用蘭、桂香木製成的船槳。棹:船槳。同「櫂」。
[12]泝:逆流而上。
[13]美人:比喻內心思慕的人。
[14]怨:哀怨。慕:眷戀。
[15]嫋嫋:形容聲音婉轉悠長。亦作「裊裊」。
[16]嫠婦:寡婦。
[17]愀然:憂愁淒愴的樣子。
[18]正襟危坐:整理衣襟,(嚴肅地)端坐著。
[19]何為其然也:簫聲為什麼會這麼悲涼呢?
[20]所引是曹操《短歌行》中的詩句。
[21]繆:通「繚」,盤繞。
[22]舳艫:船尾和船頭,泛指船艦。
[23]釃酒:濾酒,這裡指斟酒。
[24]橫槊賦詩:形容意氣風發的樣子。槊:長八丈的矛。橫槊:橫執長矛。
[25]江渚:江中小陸地。亦指江邊。
[26]匏樽:以乾匏製成的酒器,後泛指一般酒器。
[27]寄:寓托。蜉蝣:一種朝生暮死的昆蟲。此句比喻人生之短暫。
[28]須臾:片刻,形容生命之短。
[29]​​遺響:餘音,指簫聲。悲風:秋風。
[30]狼籍:凌亂。

【譯文】
  壬戌年秋天,七月十六日,我與友人在赤壁下泛舟遊玩。清風徐徐吹來,水面波瀾不起。舉起酒杯向同伴勸酒,吟誦《明月》中「窈窕」這一章。不一會兒,明月從東山後升起,在斗宿與牛宿之間慢慢移動。白茫茫的霧氣橫貫江面,水光連著天際。任憑小船漂流到各處,越過那茫茫的江面。前進時就好像凌空乘風而行,並不知道到哪裡才會停棲,感覺身輕得似要離開塵世飄飛而去,有如道家羽化成仙。
  在這時喝酒喝得高興起來,敲著船沿,打著節拍,應聲高歌。歌中唱道:「桂木做的船棹蘭木做的船槳,槳劃破月光下的清波啊,船在月光浮動的水面上逆流而上。我的心懷如此悠遠,內心思慕的美人卻在天邊遙遠的那一方!」有會吹洞簫的客人,依著節奏為歌聲伴和,洞簫「嗚嗚」作聲,又哀怨又思慕,既像啜泣也像傾訴,餘音在江上迴盪婉轉,像細絲一樣悠長不斷。能使深谷中的蛟龍為之起舞,能使孤舟上的寡婦為之飲泣。
  我的神色也愁慘起來,整好衣襟坐端正,向客人問道:「(簫聲)為什麼這樣(哀怨)呢?」客人回答:「『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』,這不是曹孟德的詩麼?(這裡)向西可以望到夏口,向東可以望到武昌,山河接壤連綿不絕,目力所及,一片鬱鬱蒼蒼。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所圍困的地方麼?當初他攻陷荊州,奪得江陵,沿長江順流東下,麾下的戰船首尾相連延綿千里,旗子將天空全都蔽住,豪情萬丈地面對大江斟酒,橫執長矛吟詩,本來是當世的一位英雄人物,然而現在又在哪裡呢?何況我與你在江中的小洲打漁砍柴,以魚蝦為侶,以麋鹿為友,(在江上)駕著這一葉小舟,舉起杯盞相互敬酒,如同蜉蝣置身於廣闊的天地中,像滄海中的一粒粟米那樣渺小。哀嘆我們的一生只是短暫的片刻,羨慕長江的沒有窮盡。(想要)同仙人攜手遨遊各地,與明月相擁而永存世間。知道這些終究不能實現,只得將悲情藉著簫聲的餘音,托寄在悲涼的秋風中罷了。」
  我問道:「你可也知道這水與月否?生命的流逝看似這江水,一去不返,生命的本質其實並沒有真正逝去;事務的消長看似時圓時缺的月相,事務的本質終究又何嘗有所增減。可見,從事物易變的一面看來,那麼天地間萬事萬物時時刻刻在變動;而從事物不變的一面看來,天地萬物和我都是永恆無盡的,又有什麼可羨慕的呢?何況天地之間,萬物各有自己的歸屬,若不是自己應該擁有的,即使一分一毫也不能求取。只有江上的清風,以及山間的明月,送到耳邊便聽到音樂,進入眼簾便繪出美景,取得這些不會有人阻止,享受這些也不會有止盡的時候。這是大自然恩賜的無窮盡的寶藏,你我正可以一起享用。」
  客人高興地笑了,洗淨酒杯重新斟酒。菜餚果品都已吃完,杯子盤子雜亂一片。大家互相枕著靠著睡在船上,不知不覺東方已經露出白色的曙光。

【註】1079年,蘇軾被謫貶到黃州(今湖北黃岡),於1082年寫下了這篇作品。作品描寫的是蘇軾與客人泛舟赤壁,談論赤壁之戰,進而至天地人生的過程。宋神宗元豐五年(1082年),蘇軾曾於七月十六和十月十五兩次泛遊赤壁,寫下了兩篇以赤壁為題的賦,後人因稱第一篇為《前赤壁賦》,第二篇為《後赤壁賦》。

【作者】蘇軾[1][2][3](1037-1101),字子瞻,一字和仲,號東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市)人,北宋文豪。其詩,詞,賦,散文,均成就極高,是是唐宋八大家之一,又善書法和繪畫,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,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傑出的大家之一。其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;詩與黃庭堅並稱蘇黃,又與陸游並稱蘇陸;詞與辛棄疾並稱蘇辛;書法名列「蘇、黃、米、蔡」北宋四大書法家「宋四家」之一;其畫則開創了湖州畫派。因其文、詞頗多於著作,宋代每逢科考常出現其文命題之考試。故時學者有曰:「蘇文熟,喫羊肉,蘇文生,吃菜羹」之說。[蘇軾著作]、[蘇軾全集]、[蘇軾詩全集]、[蘇軾詩詞全集]

【賞析】[前赤壁賦/中華經典詩文析譯]、[前赤壁賦/百度百科]、[前赤壁賦/take99999]、[前赤壁賦/維基百科]、[前赤壁賦/維基文庫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