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

始得西山宴遊記--柳宗元(國學治要五-古文治要卷一)

【原文】
  自余為僇(ㄌㄨˋ路)人[1],居是州,恆惴(ㄓㄨㄟˋ墜)栗[2]。其隟(ㄒㄧˋ,古同隙)也,則施(ㄧ ˊ,同迤)施而行,漫漫而遊,日與其徙上高山,入深林,窮迴溪,幽泉怪石,無遠不到。到則披草而坐,傾壺而醉;醉則更相枕以臥,臥而夢,意有所極,夢亦同趣;覺而起,起而歸;以為凡是州之山有異態者,皆我有也,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。

 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,因坐法華西亭[3],望西山,始指異之。遂命僕過湘江,緣染溪,斫(ㄓㄨㄛˊ濁)榛莽,焚茅茷(ㄈㄚˊ伐)[4],窮山之高而止。攀援而登,箕踞而遨,則凡數州之土壤,皆在袵(同衽)席之下。其高下之勢,岈(ㄒㄧㄚ蝦)然窪然[5],若垤(ㄉㄧㄝˊ跌)若穴,尺寸千里,攢蹙(ㄘㄨㄢˊcuán ㄘㄨˋ促)累積[7],莫得遯(ㄉㄨㄣˋ,同遁)隱;縈青繚白[8],外與天際,四望如一。然後知是山之特立,不與培塿(ㄌㄡˇ樓)為類[9]。悠悠乎與灝(ㄏㄠˋ號)氣俱[10]而莫得其涯;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。引觴滿酌,頹然就醉,不知日之入。蒼然暮色,自遠而至,至無所見,而猶不欲歸。心凝形釋,與萬化冥合。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,遊於是乎始。故為之文以志。是歲元和四年也。

【注釋】
[1]僇人:罪人;被貶官待罪之人。
[2]惴栗:憂懼戰慄;惶恐不安。栗:通「慄」。
[3]法華:法華寺。
[4]茷:草葉盛茂的樣子。
[5]岈然:山勢隆起的樣子。窪然:形容山谷低窪。
[6]垤:小土堆。
[7]攢蹙:緊密的積聚在一起。
[8]縈青繚白:青指森林,白指白雲。縈青繚白指樹林白雲,相互環繞。比喻山林風光之美。
[9]培塿:小土山。
[10]灝氣:彌漫在天地間的大氣。指天地。

【譯文】
  自從我遭到貶謫,居住在永州,心中一直憂懼不安。公務之餘,緩緩散步,沒有目的的出遊。每天與同伴登上高山,鑽入深林,走遍迂迴曲折的山間小溪,深幽的泉水,怪異的山石。無論多遠,我們都去。一走到那些地方,我們便撥開野草,席地而臥,倒酒痛飲,不醉不罷。喝醉後便相互枕靠著睡在地上,很快就進入夢鄉。凡是心中能想到的,睡夢中都能出現。醒來之後就回家。我原以為永州山水中稍有特異地方,都已被我遊覽了。殊不知還有個奇異獨特的西山。
 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,由於坐在法華寺西亭,遙望西山,才使我發現西山勝景,大為稱異,我於是帶著僕人越過湘江,沿著染溪而行,砍去叢生的灌木,燒掉雜亂的茅草,不達到西山之巔決不罷休。攀援著樹枝爬上山頂,兩腿叉開,席地而坐,幾乎幾個州的土地都在我的座席之下。高低不平,連綿起伏,不可勝狀;有的像是小土堆,有的像是螞蟻洞。千里之遙如在尺寸之間,聚集收攏,重疊到一起,沒有隱藏看不見的。縈迴著青山,繚繞著白雲,與遙遠的天際相接,環看周圍,都是一樣。看了這些,才知道這座山確實特立不群,與一般的小土丘大不一樣。不知不覺中我的心神與天地間的大氣融合,高遠地找不到邊際,與造物者同遊,廣闊地見不到盡頭。然後我拿起酒壺,斟滿酒杯,暢懷痛飲,醉倒在地。不覺間日薄西山,蒼茫暮色,自遠而近,慢慢地天黑得什麼也看不見了,而我卻了無歸意。心神凝聚安定,形體解脫自在,好像已經與天地萬物融為一體。我這才認識到之前的遊山玩水不能算是真正的遊覽,從這一次開始才算是真正的遊山玩水。所以我特意把這件事記下來,這一年是元和四年(809)年。

【註】〈始得西山宴遊記〉是〈永州八記〉的第一篇,作於唐憲宗元和四年(西元八〇九年)秋天。唐順宗永貞元年(西元八〇五年),柳宗元因王叔文事件,被貶為永州司馬。自遭貶謫後,柳宗元心情鬱悶,在百無聊賴之餘,到處搜奇攬勝,藉以開拓心胸,得到精神上的解脫,〈永州八記〉就是在這樣的心境下寫成的作品。西山位於永州西面(今湖南省零陵縣西),旁有瀟水流過。在此之前,他原以為已遊遍永州的奇山異水,可是登臨西山後,頓覺天地寬闊,胸懷豁然開朗。這種與大自然渾然一體的感受,是之前遊覽所沒有的。自此之後,柳宗元的心境產生重大的轉折,因此篇名特冠上「始得」二字。

【作者】柳宗元[1] (773年-819年11月28日),字子厚,唐代河東郡(今山西省永濟市)人,唐代著名文學家、思想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著名作品有《永州八記》[1]等六百多篇文章,經後人輯為三十卷,名為《柳河東集》。因為他是河東人,人稱柳河東,又因終於柳州刺史任上,又稱柳柳州。與韓愈同為中唐古文運動的領導人物,並稱「韓柳」。 [柳宗元著作]。

【賞析】[始得西山宴遊記/析譯]、[始得西山宴遊記/百度百科]、[始得西山宴遊記/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]、[始得西山宴遊記/古典名篇賞析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